即使银行间债券得以通过存托凭证引入交易所

龙8国际 1

作者 钟华

龙8国际 1

资料图片显示百元人民币钞票与一元硬币。REUTERS/Petar Kujundzic

即使银行间债券得以通过存托凭证引入交易所。北京12月28日 –
中国媒体报道有关部门正研究将银行间债券以存托凭证形式引入交易所市场,这引发投资者对交易所债市未来发展的畅想,但该消息目前尚未得到进步一印证,若能成行,料也仍需时日.

中国两个有所分割的债市若借此能互联互通,将减少投资者在两个市场之间套利的成本,有利于证券公司等对信用债有偏好的交易型机构交易和进一步金融衍生品创新,亦有助于推动债市收益率曲线更趋完善,并更能发映出市场供求关系.

即使银行间债券得以通过存托凭证引入交易所。鉴于目前交易所中低等级公司债与银行间相应评级债券定价偏离较大,AA公司债发行人资质相当于银行间AA-和A+资质.银行间信用债引入交易所后,可能对该类公司债造成冲击.

不过,即使银行间债券得以通过存托凭证引入交易所,总体看短期内也不能改变商业银行占据绝对主导的中国债市整体格局.这可以从过去十逾年的银行间债券转托管与交易所债市的规模变化不大得到印证.

过去10年来,银行间债市与交易所债市并非完全割裂,一直通过转托管机制将银行间债券引入交易所,目前转托管存量为4,487亿元人民币.

回顾历史,该债券转托管余额2004年10月曾达到4,402亿元,此后开始长达逾五年半的下行,降幅多亦达近四成.这意味着交易所债市本身对投资者缺乏吸引力.

况且,银行已于2010年获准重新进入交易所债市,但较小的债市容量,非大额交易等因素限制了银行参与交易所债市交易.银行参与交易所二级市场较少,主要在一级市场交易,并采取买入持有策略.主要银行在交易所持有债券头寸均不大,在50亿元下方.

以此来看,中国交易所债市要获得大发展,并非通过存托凭证引入银行间债券就能一蹴而就,仍需要引入银行等机构参与交易所大宗资金交易和大宗现券交易,还在于交易制度的进一步改革.然而,这也是银行15年前离开交易所市场的主要原因所在.

从交易制度看,现在交易所债市采取与股票交易类似的竞价撮合交易机制,这容易带来交易价格大幅波动,不利于大宗买卖.银行间债市则采取询价交易模式,与交易对手逐笔达成交易,非常适合大宗交易,加之债市做市商制度安排,也给价格成交提供了指引,这也是全球债市都以场外市场交易为主的原因所在.

进一步从撮合交易本身看,交易所市场若采取询价撮合交易方式来进行债券大宗交易,而非竞价撮合交易方式,这也不过是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的一个延伸,本质为交易所版本的货币经纪公司.

从统计数据看,上海证券交易所债券现货规模也仅为8,258.17亿元,仅相当于银行间债券托管量的3.4%.而其中还有逾一半为银行间转托管至交易所的债券.该部分转托管债券亦仅相当于银行间相应品种的逾4%.而这已经是在有利率市场化和交易所债市创新,以及上市银行参与交易所债市贡献的情况下.

龙8国际,我们进一步考察中国银行间债市,尽管不断推进的以利率市场化为核心的中国金融体系演变,给非银行机构在债市上有更大发展空间,但银行迄今依然为债市投资绝对主力,其持有债券量占总规模的比例一直稳定于十逾年来的65%左右.

其他银行间债市主要投资机构中,仅有基金类机构持债比例大幅上升,从2009年7月的4%升至今年11月的10%.不过,基金类机构持债规模中也有商业银行通过理财产品和资产管理等途径投资债券的大力贡献.

存托凭证是一种基于一般信托制度演变而成的证券跨市场交易工具,在具体操作上,一般由原始证券持有者将原始证券交由某银行保管,扮演存托行的角色,然后在另一市场发行代表该证券的存托凭证.

中国银行间债券存量为23.47万亿元,品种涵盖国债、金融债、央票、企业债、短期融资券、中期票据、私募债以及资产支持证券等几乎所有的债券品种,主要参与者包括商业银行、保险公司、基金公司、证券公司和社保基金等.

交易所债市参与者主要包括证券公司、基金公司和保险公司等,个人也可以参与;交易品种有国债、企业债、公司债、可转债和可分离债等.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