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银基金规模同比增长130%跃进前十

  赵娟、李保华

  在刚刚结束的2012年,基金公司们座次再度重排。其中,银行系基金公司集体胜出:中银基金规模同比增长130%跃进前十;民生加银同比增长300%,摆脱了小型基金公司的队列;建信基金[微博]同比增长约1倍;工银瑞信[微博]增长5成稳居前七。

  助力这些公司规模大幅增长的利器,是2012年固定收益产品的盛行。利率市场化进程中,以货币基金为代表的固定收益类产品代替银行存款已经成为不可逆的潮流,银行客户对低风险理财产品的需求不断增加,正为银行系基金带来历史性的机遇。

  而另一方面,在监管层有意放开的金融业混业竞争中,银行这棵大树成为所有金融机构争抢的靠山,依托股东战略支持,子公司或成为许多银行系基金公司的另一个发力点。

  在市场发展趋势与监管松绑资管等背景下,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的银行系基金公司有望脱颖而出,成为未来基金业“大鳄”。也许,资管行业到了要正视银行系基金公司“拼爹”的时刻了。

中银基金规模同比增长130%跃进前十。  搭乘固定收益产品快车

  银行系基金越来越像一只鲶鱼,搅动着整个基金行业的格局。

  2012年底,原嘉实基金副总经理李道滨履新中银基金总经理还不满一年,中银基金资产规模从上一年的400多亿份直接跨入至千亿行列,排名从第19跃升至第8位,目前俨然已成为上海地区最大的基金公司。

  固定收益类基金是其规模的主要增长点。2012年的最后一个季度,中银旗下货币基金增长了300多亿份,债券基金增长了约70亿份。

  而最大的银行系基金工银瑞信总规模也比2011年底增加了350多亿份,亦集中在货币和债券基金。建信基金固定收益类基金同样较前一年增加了500多份的规模。

中银基金规模同比增长130%跃进前十。  银行系基金在2012年的发展的确引来行业内许多公司的侧目,“业内都说,以后基金公司年末规模排名干脆做两个榜单,一个银行系,一个非银行系,这样才公平嘛。”一家大型基金公司的渠道负责人笑称。

  不过也有人发问,为什么大家仅看到了银行系基金的“拼爹”?

  李道滨坦言,的确,中银基金的货币基金带来了大部分增量。但除此之外不可忽略的是,2012年中银基金在银河证券统计的股票主动投资管理能力中排名第六,专户理财规模发展过百亿,公司的整体收入和利润实现了正增长。

  亦是中银基金副总经理出身,俞岱曦现在是另一家银行系基金民生加银的总经理,2012年,在他的带领下民生加银基金规模更是增长了3倍,排名从2011年底的第55位跃升至第38位。

  俞岱曦认为,“银行系基金的确有点行业中‘富二代’的感觉,在资产管理行业打开各类竞争壁垒的情况下,银行系基金资源丰富,也的确看上去挺美的,但在中国社会中,除了‘拼爹’,‘拼命’更不能少。”

  这一年浦银安盛基金[微博]公募和专户规模合计首次超过了100多亿元,全面完成了年度目标。“我们终于看到希望了。”浦银安盛基金市场部一位人士称。

  从2005年工银瑞信成立至今,74家基金公司中共有10家银行系基金公司。本报统计,2012年底,银行系基金公司旗下固定收益类基金共计2700亿份,其年度增量几乎全部来自于此,其中货币基金2000亿份,占全行业7000亿份的近三成。而中银、民生加银、浦银安盛三家公司在2012实现了规模翻倍。

  在俞岱曦看来,市场化竞争中,银行系“拼爹”最多是阶段性比别人有些优势,但更多的是执行问题,“拼命”不能懈怠。

  其实纵观业绩,除了股票投资能力,中银增利债券过去两年和三年的业绩都排在了同类前五;工银瑞信亦一直以固定收益为傲拥有双利债券、添颐债券等明星产品,民生加银也拥有连续业绩领先的增强收益债券基金,在银河证券债券投资主动管理能力的排名中名列第二。

  根据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的统计,2012年固定收益类基金总规模超过1万亿,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全年债券基金平均收益7.13%,货币基金平均收益4%。2013年,这一趋势很可能仍将延续,固定收益依然将是银行系基金的机会所在。“股票基金的收益波动较大,客户的认可度最近几年连续下降,货币基金未来是存款的替代,债券基金的稳定收益也能满足银行客户的低风险需求,没有固定收益类产品的扩张,基金行业的规模是很难再上一个台阶的。”李道滨称。

  目前全行业都在发力货币基金,华夏等前五大基金公司也在拓展诸如货币基金支付等固定收益领域的创新。“公募基金还是要做适合大众的产品,要从单纯追求股票短期投资收益的投资管理人向财富管理人的身份角色转变。”华夏基金[微博]零售直销部总监赵新宇称。

  俞岱曦则直言,“固定收益类产品毫无疑问会是我们发展的重点,这是银行系的优势。在储蓄到金融资产的转移中,这符合银行客户低风险要求,并不是靠什么行政力量,是市场化的选择。”

  在美国,上世纪70年代之前,股票型基金占据了共同基金超过9成的市场份额,但随着70年代Q条款的出台,货币基金净资产从1977 年的37 亿美元增长7倍膨胀到1982 的2200 亿美元,一度占比超过了全行业资产的四分之三。

  而欧美资管市场中银行系、保险系公司也是市场主流,占比最高约三分之二。在中国近40万亿储蓄的转移过程中,银行系基金真正崛起的时机或正在来临,上述银行系基金固定收益类产品未来的保有量或是更好的检验。

  发力子公司

  工银瑞信一直鲜明主打固定收益投资,固定收益投研队伍25人,近年来基金经理未有一人离职。在其内部的发展机遇分析中提到,借助股东优势加速创新、发展固定收益,以及“发挥银行系优势拓展专项资管”是三大方面。

  近期,就在前海,行业最大的华夏基金也与大唐资产合资成立了专户子公司,据本报了解,平安大华、招商、博时、鹏华、诺安、红塔红土、华润元大等多家基金公司也都着手在前海成立子公司。

  在他们看来,在波澜壮阔的资产混业竞争中,谁也不知道未来哪一个点会是发力点,布好局是第一步。但搭起了框架后,其中许多公司的决策者对从事信托业务的风险防范依然没有把握,也担心PE业务更是没有项目和人才储备,通道业务的费用也在迅速走低。

  银行系基金公司又一次走在了前面。

  在成为首批获批子公司后,工银瑞信旗下专户子公司在上海成立,其已经签下了第一单业务,正是与工商银行河南某支行合作的类信托业务。

  工银瑞信认为,专项资管可投资潜在市场巨大,传统的上市资产业务仅能投资于约47万亿元的市场,而非上市债权、股权、房地产和基础设施等远超于此,银行系基金公司在专项业务上有项目资源和客户资源的独特优势。“我觉得,未来工银瑞信很可能就要坐上这个行业的第一把交椅。”一家小型银行系基金公司人士称。

  证监会除放开子公司业务范畴,还放开了子公司员工持股,股权激励成为诱人的蛋糕。除此之外,相比旗下信托,上海一家基金公司人士较有信心,银行会更支持基金子公司,很大原因在于,基金子公司在业务范围上和全牌照的信托差不多,但受到的限制相对更少。“例如通道业务中,我们近期准备给一些私募做定增的结构化专户,若走信托渠道会受仓位限制,基金没有,且可以募集劣后部分的资金给私募增加杠杆。基金子公司不仅有通道功能,还有融资能力,同时通过专业的投顾服务还能产生其他收益,银行系信托公司实际上项目和资金都在银行,已沦为纯粹的通道,议价能力和地位都非常弱。”

  未来,银行和信托合作的都可以和基金子公司合作,当然这不仅仅是基金公司的战略,更涉及各银行对自身通道和类信托业务的战略规划。

  业内传闻,工行旗下通道业务都将转移至工银瑞信基金子公司,规模或可超过1万亿。

  新的基金法还放开了基金投资托管银行或控股股东的股票,这对银行系基金公司是最直接的松绑。工商银行等大型商业银行均积极推进全球网络布局,为此,工银瑞信等基金都在积极争取RQFII等资格,寄希望借股东力量拓展海外资产管理业务。

  在李道滨看来,财富管理时代,基金业未来已不再是简单的公募之争,而是公募、私募、海外业务的综合竞争。“拥有再好的资源核心还是要替投资人带来收益,业绩、服务和创新都要跟上。大家都认为银行系基金有的是渠道优势,我们还在思考,怎么把渠道资源变成客户资源,让银行的客户经理也来买我们的产品,在这方面我们会做更多工作。”俞岱曦称。

  目前监管层拟扩大商业银行范围,华夏银行、兴业银行、北京银行、上海银行等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或在新一批银行系基金公司扩容名单中。2013年,银行系基金或将全面扩容。

Leave a Comment.